那些年 那些人 那些事(三)
——老房子
發布時間:2018-06-13      閱讀數:2025     來源:
分享到:

朋友圈

新浪微博

QQ空間

豆瓣網

QQ好友

景洪分公司物資儲運部   韓吉
 
       我時常想念小時候住的老房子,那是一座平房。
       老房子不大,只有九十平,共三間;兩邊臥室,中間客廳,結構簡單。老房子內部基本沒有裝修,石灰刷的白墻,地面是坑洼不平的水泥地。因為常年下雨,潮濕的墻面還有多處開裂的痕跡。
       我記得老房子是1994年建成的。那時母親身體不太好,聽老人說只要建好房子母親的身體就會變好,所以帶著滿懷的期盼,雖然囊中羞澀,父親到處借債,還是咬咬牙建了老房子。我還清楚地記得全家選在了國慶節“敬宅”,我們滿心歡喜地搬了進去。那時的心情,大概不亞于現在的城市人買了套別墅。
       父親在老房子周圍種了好多的梧桐樹,說是等樹長大了賣了給我們交學費。
       父親是高中畢業,這對于農村人而言已經算是高學歷,每次和鄉鄰們聊天父親總有一份優越感,也正因為如此父親知道農村孩子唯一的出路就是上學。
       老房子的左邊有一條兩米寬的泥濘小路,是我和妹妹上學必經之路。梅雨季節,我們會唱著歌,踩著水塘一路蹦跳著回家。到家才發現腿上、身上、臉上滿是泥漿,惹得母親又是生氣又是想笑。關于那段的記憶充斥了母親慈愛的責備,那時雖然弄臟了衣服,卻美了我們兩個“小泥人”的童年。
       老房子西南邊是一片良田。
       春天,田野一片綠油油。天氣好的時候,我們一群熊孩子就會約著去放風箏,還會去田埂采“白茅針”(一種可以吃的草,方言叫“毛旱”)。也因為采“白茅針”,父親擔心我滾到水溝里,我被父親狠狠揍過。田里最美的景物,便是金燦燦的油菜花,走在田中的小路上,頓時倍感神清氣爽。
       夏天,田野旁的小河里就會有很多小龍蝦,我們幾個小伙伴就會成群結隊去釣小龍蝦。釣小龍蝦可是個技術活,先得刨蚯蚓,找幾根直直長長的棍子,纏上兩米長的細線再綁上小蚯蚓,選好位置就能釣小龍蝦了。每每釣個兩三小時就能滿載而歸啦?,F在想想蚯蚓渾身都起雞皮疙瘩,那時卻一點也不怕,樂在其中。
       秋天,田野就被染成了一片金黃,那是代表豐收的顏色。為了鼓勵我和妹妹也參與到農忙中,父親讓我們到自家田里撿麥穗,然后拿著麥穗跟他換“健力寶”(一種飲料)。時至今日,看到“健力寶”我還依然覺得它充滿了收獲的喜悅,蘊含著那段兒時記憶里特殊的情感。
       冬天,當田野一片白茫茫,父親就會點上一根煙說,這雪下得大、下得好啊,明年地里一定會有個好收成!
       鄉下人家,每家每戶的房子都間隔在每塊田地兩側,坐北朝南,排排安置。
       因為各家房前屋后的布置、堆放物品不盡相同,近看感到房子布局似乎沒有規律;遠遠看去,房子方顯得整整齊齊,錯落有致。鄰里之間空閑時便會登門互訪,晚飯過后,大伙總會搬著自家的凳子出來,三三兩兩地圍著坐著,談天說地,極為熱鬧。特別是夏日,大伙在樹下各鋪上一卷涼席乘涼,或者三五人來一場“摜蛋”(一種撲克打法),真是無比愜意。
       老房子已經拆了,現在被兩層小樓所取代。這小樓雖已建成十年,可由于長年在外上學、工作的原因,我居住的天數屈指可數。相對于老房子,小樓于我而言少了太多難以忘懷的故事和那些不舍的情節。記憶深處對于家鄉的記憶,都與老房子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,它包括屬于老房子的一磚一瓦,房前屋后的一草一木……
       我想,每一個人都有一座曾經屬于自己的“老房子”。
       在那里,墻上的每一道劃痕都在訴說著一段段歲月,無關世事紛爭,只有歲月靜好;在那里,每一道刻痕、每一塊斑駁,都刻進了我們的生命里,刻進了我們心底最純真的那片凈土!

上一篇:此心安處是吾鄉
下一篇:度量時間
18成熟女人牲交片视频